当前位置: 首页 > 精彩体院 > 名师风采

《绘画黎明》——我院学生文学创作引发热议

熊猫在想象中爬涉,

延缓了许多意想不到的美好。

我也在想象中注满春天的符号。

                                                      ——郭晨曦

    近日,一组写雅安校园生活的诗歌在四川诗歌群落引起热议。从微信群到QQ群被广泛讨论。这组诗由11首构成,20164月份由我国诗歌界标志性刊物之一《散文诗》杂志头版头条推出。而作者,是我校艺术与体育学院广告学专业14级学生郭晨曦。这也是她的诗歌处女作。


(发表杂志样本、郭晨曦生活照)

 十首散文诗,用字用词清丽,写川农大校园的风景,青衣江畔感受,写生绘画的体悟与想象,以及对时间、风景的敏锐感触,都显得细腻天成,不落俗套。

 省内知名诗人何文先生对这组诗大加赞赏,表示能在这样标杆性的刊物上头版发表确实不容易,更何况作者是一个在校学生,而作品是处女作。赞赏之余表示“这样的人才太少了,被发掘出来实属不易”。而实际上,郭晨曦,这位平时文静低调的女孩说,这些是她断断续续写下的感受,在积累出一定数量后第一次用邮件发到了《散文诗》杂志社,没想到就被头条推出。

 一组诗的发表,同时也引起了雅安文艺界人士的关注。我国知名作家,雅安市作家协会主席赵良冶先生很早就意识到川农大师生中蕴藏着强大的创作力量。雅安市作家协会也努力提供平台。

 在雅安市作协主办的刊物《青衣江》上,几乎每一期都会刊登到川农大学生的来稿。艺术体育学院广告学14级学生曹鹭继2015年在《青衣江》发表诗作之后,2016年又凭借作品获得首届四川省高校创作人才选拔大赛征文三等奖,作品深受来自四川大学中文系等多位评委的赞赏。

 仅从艺体学院来看,学生们的文学创作远不只限于传统的诗歌散文,更涉及戏剧影视文学与网络文学。在影视文学方面,由于艺体院有相关课程,学生也逐渐起步。20164月我院李瑞媛同学因主创影视短片受香港浸会大学电影学院邀请参加5天的交流活动,浸会大学还提供了大部分费用。

(李瑞媛受邀在香港浸会大学交流)

 在戏剧文学方面,我校校团委戏剧团聚集了一群热爱创作的学生。每一年戏剧团的大戏与小戏都能发现一些极有创作潜质的文本,由戏剧团这个平台出发,不少具备戏剧基础与爱好的同学也在打算考取相关专业研究生深造。戏剧团几乎每年大戏的原创剧本都出自艺体学院学生之手,2015年度大戏《望星空》由广告学13级程云川编创,14年大戏《可笑的蚂蚁》由10级广告学学生张家睿编创。值得一提的是张家睿同学毕业后从事职业文学写作,个人发展较为看好。

(程云川同学编剧并主演的戏剧《望星空》剧照)

 网络文学在我国兴起于2000年后,逐渐成为文学创作团队中一股重要的力量,也引起国家相关组织的重视。2015年四川省作家协会召开隆重会议,成立网络作家协会,省宣传部、文化厅、广电局等领导出席,参会的130名网络作家代表中,川农大亦有低调行事但在网络人气很高的学生作者受邀参会。

 艺体学院多位学生同样在网络上有着不俗的创作。一些不愿意透露网络身份的学生坦言,网络写作让他们找到了抒发表达欲望的途径,同时也让自己更清晰地审视自身的爱好。据悉,不少学生的网络写作收入已经能承担自己的学费和生活费,一定程度实现“财务自由”。

 艺体学院学生的文学写作是整个川农大学生创作的缩影。而雅安文学艺术界同样关注着川农大师生的创作。市作协主席赵良冶坦言,川农大学生素质高,基础好,为雅安的文学创作注入新鲜活力。据悉,后面雅安市作家协会已订好工作计划,会和川农大艺体院教师一起,充分发掘培养优秀的文学创作者,关注川农大及其艺体学院学生创作,为其创作提供服务与便利,加强校地文学交流。

郭晨曦散文诗赏析:

 

绘画黎明(组章)

                             

                                       

               绘画黎明

 

摊开画纸,不想那些光芒。

轻微的几笔颜料,不攻自破,就有鸟声从光的深处透来温暖。

瞬时,虫声沾满的露水,像一地脱缰的马,

合围了整个天空。

 

提得满满的心,像那些颤抖的光,

从鸟的脊背,割开深和浅,于万千事物张开的手上,

点缀了浓和淡。

 

我在源头,擎着涂抹天地的笔,

不知道从哪里开口,

才会由浅入深,由表及里。

 

雅  雨

 

雅安的雨,不需要粉饰,也是一场惊心动魄。

刚才好好的天空,被突如其来的几朵云,

制造了争吵和战争。

 

明明白白的周公山,一下子迷糊了。

从那耸立的姿态中,青衣江蜿蜒流淌,

一年四季都在惊心动魄。

 

轰隆隆的植被,被雨点过,就成了一册滑落的名字。

它们绿着、枯着,都在雨里,

惊心动魄一样安静。

 

漫步青衣江

 

只想听听她的歌唱,有没有我的词语。

我绘画的手,一旦沾染上她的涛声,

就没法停止。

 

这岸边停留的青苔,不小心芬芳起来。

就像我少女的心,不留神有了堤岸,

有了挽留水流的靠山。

 

一贯迷茫的双眼,顺着她的弯曲,也有了层次。

我从她的深处取水,一低头,

就看见她远处的高山,有纵横,也有澎湃。

 

此  时

 

此时,碧峰峡漫出了雾,

它们来自河谷,镀满山峰,

弥漫所有放眼的天空。

 

熊猫在想象中爬涉,

延缓了许多意想不到的美好。

我也在想象中注满春天的符号。

 

那些未见的路途,

在我的画笔间,猫着腰,

不问时间和距离,只知道一路扶摇。

 

还  校

 

人生就像假期,舒坦过了,

就要重新起步,用新的事物填补空缺的灵魂。

不管决心多大,只有继续,才会看到曙光。

 

这些四面八方的鸟儿,叽叽喳喳,

像久别重逢的欣喜,

一会儿就各自散开了。

 

别去打扰,他们像戈壁上空的鸟,

飞累了,也该静下来休憩片刻,让疲惫的身躯重现光芒。

请看,照着他们的灯光,又回到了肃穆中的守望。

 

河边写生

 

这是一条来去自由的河,

它的静谧正在被我们用力寻找。

我想让它远一点,也实现不了它不走样的美好。

 

阳光照进河里,那晃动的光芒,

在鱼的背上,被我的几笔勾勒散开了。

它们淡淡地,一会儿就停止了。

 

我很惶恐,这不是它们啊,

它们仍在光中,坚守着,灵动着,

不像纸上所现,呆板无光,了无生趣。

 

如  果

 

今后的某个时间,

绘画的梦想确实存在,我不要一条河,

我只要一座山。

 

我要在山腰修一座画堂,

靠着就近的墨池,

画出风声鹤唳,岁月静好。

 

最好有一群牛羊,在我点化的牧鞭下,

在山腰下方吃草,和我对望的山腰上方飘来几只鸽子,

对接更多的蓝,让那喷溅的圣光和我的辽阔欣喜得更远。

 

原  野

 

空地上,被时间瓜分掉的,

不仅仅是裸露的石头、水痕、枯树根藤,

还有干草之上冒出的绿。

 

它们那么美,那么浅,

像我所见的前方,日光下的大团云影,

一会儿就飘散了。

 

我安静地坐在原野上,

它们热闹地生着死着,没在意过我的到来,

也没关注过我的离去。

 

新 日

 

捧起书本,还需要一些光,

在敞开的窗户上送来几声鸟鸣,

润湿一个个睁开眼睛的字。

 

去时的校区广场,被那些神秘的早行者踏碎的尘土,

又有新的露水落上草尖。

它们那么亮,像汉字密密麻麻。

 

可惜我还要继续认识它们。

有朝一日,它们认识了我,也会像我一样惊喜,

像我一样把广场通往校门外边的路想象的更长更远。

 

风  吹

 

捋捋头发,不致风零乱我的年轻。

我要让它们看到我的镇定,我这样的小女子,

就是要让风吹一吹,才能明白更多事理。

 

假如今天再像昨天一样,我会再弯腰一次,

向我的同学和老师诚恳地说声对不起!

可是那次,我绝口不提过失,只在风中流出泪水。

 

茫茫校园,我要学习的东西太多,才能与风中的事物更多接触。

当我抬起头来,我看到校区外的街上,

许多匆忙的人低着头,抵挡着风,作出了榜样。

 

 

久违了,收心的校园。

一只只飞的鸟,又有了回春之义。

们聚在一起,商量着如何把校旗举得更高,让更多澎湃的鼓声传得更远,

让漂洋过海的游子也能听清。

 

广场上的船,多是逆水行舟,它的停靠是短暂的歇息,

它荡起的光斑,一场大雨就要重新洗牌。

此刻春天,锈满的泥土、石头,更多是温暖,是萌发上升的花瓣,

是那些被鸟声扰醒的灵魂,合围了一个时间。

 

晓风静月,我们不能不迷恋。

我们扎进书海,只闻到了旧时的文字旧有的浪涛。

如果要站得更高,我们能够徒步于周公山,

因为那里,一览众山小,能看到沟壑、流水和未知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