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精彩体院

川农大的火凤凰——记优秀学生标兵寇月

         随着《特种兵之火凤凰》的热播,很多人可能会被中国女兵的飒爽英姿所震撼,为女兵们残酷的训练而揪心,为女兵们强大的意志而心生敬意。其实,在我们身边也有这样一个女生,她怀揣着梦想,在一身迷彩下,以一个真正军人的姿态重新绽放生命,并且回到大学校园完成她的涅槃。

  投身军营

  2009年,考入我校艺体院体育教育专业的寇月如同所有经过高考的高中生一样,怀着对未来的迷茫踏入了大学的校门。在高中的她早就听说了大学课很少,但她万万没想到,在大学能拥有比想像中更多的空余时间和自由空间。

  和许多迷茫过的大学新生一样,她一边漫无目地过着校园生活,一边却给自己施加压力。作为家里三个孩子中的老大,她总怕没做好误导了妹妹和弟弟。有一次在一个针对新生的校园报告会上,主讲人一句“很多大学生平时浑浑噩噩的就晃过了大学4年,最后找不工作仍然啃老向父母要钱”像震耳欲聋的警钟彻底惊醒了她。

  这年11月,无意间看到了逸夫楼外的招兵启示。她毅然决定报名参军,积极响应祖国号召,应征入伍,开始服役于武警四川总队女子特警队。

  浴火考验

  两年军旅生活,攀登、摔擒、警棍术、战术等军事科目训练不仅练就了寇月个人过硬的身体素质,也培养了她吃苦耐劳、坚韧的性格。军营生活,用她自己的话形容便是“想过得滋润绝不可能”。每天5点半起床,摸黑叠军被,六点集合早训后便开始整理内务。她们打扫卫生不用拖把扫帚,而是跪在地上用帕子擦地板,直到锃亮,直到人可以直接躺上去,厕所也只能用小刷子挨着刷。

  紧接着还有各种残酷的训练:在泥巴里匍匐前进,背着负重10多公斤的迷彩战备包,腰间挂着水壶,沿着清水河一跑就是5000米……为了让她们彻底摆脱校园书生气,她们随时被要求对着大山大吼,不断喊口号唱军歌。点名答到声小了会练,开饭集合唱歌声小了也会练。直到谁的声音到最大,谁就不用再吼了。

  军营中,对军被的要求是大学军训根本无法比拟的。刚入军营的她仅为叠军被就吃了不少苦头。叠不好,班长就直接将被子从楼上扔下去,你还不得不自己捡起来重新叠。有一次,寇月一连三次都没把被子叠到班长满意的程度,班长索性让她自己扔了被子。那时她是哭着将被子抱上楼继续叠的。

  在军营,最不容侵犯的是军纪,严格到有时你甚至不知道自己怎么犯的错。有一年夏天,班长叫全班九人在大雨中站成排,理由是她犯了错。在军营,没有个人只有集体,因此只能有难同当。听着班长严厉的呵斥和不能有任何自卫反应地向前扑倒命令,她拒绝服从,因为她并不知道自己有错,队友也在一旁支持她。班长面不改色:“你不倒就让她们八个人倒给你看!”看着大雨中的队友,心怀愧疚的她,满心委屈在雨地里一次次摔倒爬起十多个来回。她不仅从头到脚湿透了,还肘关节磨破了皮,身上还有多处淤青。后来思前想后,追根溯源,她才想到之所以受罚,大概是因为训练间歇自己坐在了训练场上。而部队里的休息,没有命令绝不容许坐下。

  在军营,她流过泪,受过伤,挨过骂,受过气,但她对家里从来报喜不报忧。“自己受伤,家里人顶多来看望并不能为我减轻什么,反而只为他们徒增担忧。”一切能承担的寇月都自己扛着。

  凤凰涅槃

  重回学校的她,觉得校园比军营幸福太多!能上课坐着听讲就是件很幸福的事。因为在部队一堂室内军政理论课都是奢侈的。因此她相当珍惜任何学习的时光。

   “再大的困难都无法超越自己在军营里所忍受的苦了。如果军营里的训练是100%的话,学校的只有10%。”直到现在,在学校训练完她也不喜欢随地坐下,她随时都感觉有什么东西约束着自己。

  退伍回来,以前09级的同班同学已经大三。她深深意识到时光流去不可追!感觉自己已不能赶上他们,但仍能无限向他们靠近,于是她萌生了提前毕业的念头。但在艺体学院,还从来没有过学生提前毕业的先例。但寇月是那种一旦决定就不顾一切做下去的人,她提前选修了很多课。两年军旅生活让她为她烙上的吃苦耐劳和坚韧品格,也让她更加明白了怎样与时间赛跑,挖掘自身潜能,在有限的时间内做出无限可能的事。

  追赶的路无疑是艰辛的,可最终,军人的坚韧让她获得了优异成绩,这不仅让她成功提前毕业,并且还保送成都体育学院研究生。

  寇月说:“自己选的路,再苦再累也不后悔!”“有些事情不是看到希望才去坚持,而是坚持了才会看到希望!”她是川农大的最美的一只火凤凰。